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江泽民论香港

来源: 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          发布时间: 2008-04-09

香港必须有一个平稳的过渡期*

江泽民

(一九八九年十二月六日)

 

  我仔细读了撒切尔夫人的来信,赞赏她对两国关系采取积极态度。她提到两国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对世界和平与稳定负有重大责任。对此,我们意见一致。她表示英方仍信守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我们表示欢迎。

  今天,我要同你谈的主题,是政治上如何改善中英关系,其中包括香港问题。在香港问题上,邓小平同志提出了一个非常好的建议,即 “一国两制”构想。这个创造性构想的提出,为中英两国政府通过谈判解决香港问题打开了新局面。一九八四年,中英就解决香港问题发表了联合声明,这是中英长期努力和合作的结果。我们一直珍视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遗憾的是,今年春夏之交中国发生政治风波之后,西方掀起了一股反华潮流,香港也发生了许多我们不愿看到的事情。处理这场政治风波是中国的内政。中国有权处理自己的事。

  中国古代诗人陶渊明在 《归去来兮辞》中有句名言: “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我同意撒切尔夫人的话,要往前看。中国始终信守一个信条:每个国家的社会制度都是历史形成的,要由它的人民来选择。中国实行社会主义制度,英国实行资本主义制度,这不应该影响中英两国发展友好合作关系和贸易往来。在 “一国两制”问题上,我曾在同香港许多工商界人士、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的谈话中引用过一句谚语,叫做 “井水不犯河水”。有的香港人不大理解,说: “井水不犯河水,河水必定犯井水。”其实,我这句话完整地说是: “井水不犯河水,河水不犯井水。”

  我们这些人年轻时参加学生运动的目的,就是反对国民党蒋介石的专制统治,就是要争取民主、自由。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一切奋斗的目标,就是争取人民的民主、实现人民幸福。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民主、自由。各国的政治制度同该国的历史文化传统和经济发展水平密切相关。根据香港长期以来的历史文化和居民表达意见的方式,香港实行政治民主化要循序渐进。撒切尔夫人说英方不能不考虑香港的“民意”。民意问题,要看究竟是民众真正自发表达的意愿还是有人操纵。在西方国家,所谓 “民意”也往往同当权者的引导和意图贯彻密切相关。香港有的人说代表 “民意”,我看他就不能代表民意,一是他有一定的个人目的,二是他唯恐天下不乱。香港不稳,对港英当局、对中英双方都没有好处,只会危害香港的稳定繁荣。

  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交接之前,香港必须有一个平稳的过渡期。我希望双方能从香港的根本利益出发,就民意问题取得共识。在经济方面,我希望英方不要搞过大的基础设施工程,开出过大的支票。基础设施过大过多,难以完成,将给香港带来问题。英方的意思似乎是,在立法局直选议席问题上达成谅解是一个前提,如果达不成谅解,两国关系的其他方面就都不能取得进展。我认为,还是应该以大局为重。

  我们很关注东欧局势,但中国与东欧国家很不一样。第一,我们党从成立起就同人民群众保持密切联系,是在艰苦斗争中成长起来的,而东欧一些国家的共产党是由其前身社会民主党演化而来的。

  第二,我们军队久经考验,是钢铁长城。第三,我们是通过长期武装斗争取得政权的,不同于东欧一些国家是由苏联军队解放的。第四,中华民族有着自己的优良传统,重视民族气节,决不会屈从于任何外来压力。在任何问题上,如果合情合理同我们商量,都好说,但企图压我们是不行的。你越压,我越硬。双方应该从各方面来促进两国关系的恢复,在联合声明的基础上共同商量和讨论解决有关香港的一些问题。今年春夏之交中国发生政治风波,除国内因素外,确实也有国际背景。国际上有些人错误地估计了形势,认为有些社会主义国家乱得差不多了,中国也只要推一下就倒了。然而,他们并不知道,一个有十一亿多人口、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国土、五千多年文明历史的中国,是那么容易被推倒的吗?!

  中英双方都愿意共同遵守中英联合声明,也希望香港平稳过渡。香港问题完全是中英两国之间的事情,决不允许任何第三国插手干预。在港英政府管理期间,香港发生任何不安定都不符合中英双方的利益。一九九七年中国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后,香港继续保持稳定繁荣是双方都愿意看到的,也符合英国的利益。双方合作应有诚意。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对一些具体问题,只要双方有合作精神,也是不难解决的。我希望双方都要保持警惕性,因为确实有人不愿看到香港保持稳定繁荣。

    

    * 这是江泽民会见英国首相特使、首相外事顾问柯利达时谈话的要点。选自 《江泽民文选》第一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54641259918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