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令人感佩的艺林逸事

来源: 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          发布时间: 2018-08-02

令人感佩的艺林逸事

九龙工作部 郭亨斌

 

何世柱代表“至乐楼”捐赠355件珍藏中国书画。(图片来源:香港文汇报)

  最近,香港文化界有则让人欣喜万分的新闻,本港三大古代书画私人藏馆之一的“至乐楼”向香港艺术馆捐赠了355件完整的历代珍藏中国书画,其中包括“明四家”“松江画派”“扬州八怪”等许多名家之作,藏品估值达38亿港元。看到这则新闻,作为一名业余爱好者,既深感欢欣又倍受感动。

  “至乐楼”享誉艺林,其所藏中国书画是已故香港建筑实业家何耀光先生(1907-2006年)的私人藏品。何先生从上世纪40年代中期开始收藏历代书画,当时正逢中国抗战,政局动荡,大量书画和文物珍品南下香港,何先生不忍国宝流散海外,遂开始购藏书画、保存国粹。其后他将其藏馆命名为“至乐楼”,除表达鉴赏古迹所带来的无穷乐趣外,更寄予“为善至乐”之意。何先生的收藏与众不同,他坚持以“于藏画之取舍,必先格品而后可言文艺”为准则,首重艺术家个人的品德和修养,其中最典型的例证就是他收藏了大量“明遗民”的作品。“明遗民”是明末清初的一批文人雅士,面对朝代更迭冲击,仍然心怀家国,常以“遗民”自居,将家国之思和悲恸感触寄于纸绢笔墨之中,烙印在卷轴之上,以表达他们光明磊落的气节和清高不凡的情怀,这正与何先生做人的原则和理念相类。何先生出生于广州,幼年失怙,颠沛流离,20岁只身到香港,投身建筑行业,香港沦陷期间,纵使受到日军多番逼迫,也拒绝为日本人效力,停顿公司所有业务,甘于清苦生活。而且,他后来也拒绝了港英政府邀请他加入英国国籍,为什么?正如何先生之子、香港中华总商会前副会长何世柱先生所说,“只因在他心中,自己永远是一名中国人”。

  由此,我又想到香港另一位收藏家——虚白斋主人刘作筹先生(1911-1993年)。刘先生少年时随母自广东潮州迁往新加坡,不久回到上海,后考入暨南大学,毕业后赴新加坡工作,后奉四海通银行之命到香港分行工作,直至75高龄荣休。也是从上世纪40年代开始,他同样以浓浓的家国情怀和强烈的民族使命感,在收入不丰的情况下节衣缩食,倾力搜购流散到香港的书画文物。他爱画如命,曾在日军空袭中冒死冲入火海,抢出清代画家石涛的杰作《长干风塔图》;曾遭遇车祸被抛出车外,尽管头破血流仍双手紧抱《山水花卉册》,这些逸事至今仍为人津津乐道。在经历长达40余年鉴藏后,刘先生的藏品已达千件之多,他将其中一幅伊秉绶隶书“虚白”二字命为斋名,取其“虚室生白”、心境清静之意。这些藏品极为珍贵,片片珠玉,年代横跨北朝至近代,尤以明、清名迹最为丰富。早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许多国际学者、收藏家已慕名来港观摩这批藏品,成为当时香港一道灿然的文化风景。1989年,这位爱画如命的收藏家毅然决定以化私为公的精神,将所有庋藏慷慨捐赠给香港艺术馆,这才有了今天香港艺术馆中的“虚白斋藏中国书画馆”。刘先生谢世虽已20多年,但他捐赠的逾千幅书画名品仍然在香港艺术馆轮流展览,他爱画如命却又慷慨无私、甘于奉献的品格,至今仍然感染、激励着年轻一代。

  回想新中国成立之初,周恩来总理曾指派专家到香港搜购流失境外的中国文物,包括通过时任南洋商业银行董事长庄世平先生从中牵线,以50万港元的价格收回了被誉为“国之重宝”的《伯远帖》。大家可能知道,当时国家的外汇储备只有1.57亿美元,为了让国宝回归,财政异常困难的中央政府还是决然拿出了这笔巨款。然而,在源远流长的五千年中华文明史上,文化珍品浩如烟海,其中饱经劫难、流失海外的也是难计其数,光靠国家的力量,特别是在国家财力有限的情况下,无法全面有效做好文物抢救和保护工作。在这时候,香港的许多高雅文人和有识之士,以对中华文化的无比热忱和保护文化遗产的责任担当,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钱财,广泛搜罗购藏流散海外的中国文物,为保护、传承中华文化遗产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除了何耀光、刘作筹先生,还有像何鸿燊先生两次回购圆明园兽首捐献给国家博物馆,许荣茂先生收购《丝路山水地图》捐赠给故宫博物院等等,香港仁人志士主动购回并捐赠国家文物的事例不胜枚举,他们义无反顾地投身到国家文物蒐藏、保护的行列中,为弘扬中华文化、传承中华文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全情投入、不遗余力,他们的善举折射出了烙印于香港同胞心中的国家之情和民族大义。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253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