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真情无限别梦云

来源: 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          发布时间: 2018-05-13

真情无限别梦云

广联部 言霜霜 高玉婷

陈梦云和杨奇伉俪合影(作者提供)

  我们讲一位值得尊敬的老前辈、老大姐的故事。

  今年春节将至,当家家户户忙着贴春联、买鲜花迎接新春到来之际,陈梦云大姐却在除夕前一天因病不幸离开了人世,享年96岁。闻此噩耗,很是惋惜,十几天前我们刚刚拜访了她和她的先生杨奇,大姐那天精神不错,还客气地为大家准备茶水,可转眼间就传来了她过世的消息。虽然与大姐接触不多,但通过几次接触以及与她家人的聊天,我们能深深感受到她对所追求的事业的热爱和严谨的工作作风,以及生活上的朴实善良。

  陈梦云大姐祖籍广东省南海,1922年出生在香港的一个小康之家。父亲在港岛经营一间只有半边铺位的找换店,因为出身贫寒,没有机会接受好的教育,所以特别重视子女教育,勤俭持家,存下钱来供子女上最好的学校。她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于1938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山大学历史系。

  毕业后,陈梦云大姐到粤北阳山县的阳山中学当教务主任,后来又在连县(今连州市)的连州中学当语文、历史教员,开始融入粤北山区人民贫苦艰辛的生活,这是她读到的“社会学”的第一课,感触很深,萌生了反抗黑暗社会、追求真理与光明的信念,终于在1942年1月走上了革命道路。日本投降后,大姐回到香港,先后在圣士提反女书院、真光中学、香岛中学教书。她对待工作严肃认真,对待学生关心爱护,很多学生后来都参加了国家的建设事业,他们在毕业多年后还写信给她,表达感谢之情。1953年到1973年,大姐一直在广东省教育厅、省文教办工作。1979年,陈梦云调到新华社香港分社工作,由于大姐是香港本地人,熟悉社会情况,便于与各界人士进行沟通交流。1992年11月,大姐年满七十,离开了工作岗位,但她对香港的人和事依然牵挂在心,默默无闻地甘当为内地和香港两地服务的纽带。

  在抗日战争烽火岁月中,大姐因工作和杨奇相识,1945年11月在香港注册结婚。当时条件比较艰苦,两人只是到一家小店拍了一张合影,那便是他俩保存了70多年的“结婚照”。结为伉俪后,风风雨雨几十年,两人一直相亲相爱,不论遇到怎样的磨难,都不离不弃,恩爱如初。即使到了耄耋之年,俩人外出活动,依然相互搀扶,相互关怀。

  大姐在广东工作期间,经常出差在外,难得有时间陪伴儿女,往往十天半个月才能见一次面。但是只要回到家,大姐就会专心陪伴子女,对子女的教育十分严格,子女从小受到良好家风影响,学业有成,家庭幸福。她用柔美的大爱和真诚谱写了人生的幸福乐章。

  夫妻恩爱,子女孝顺,可谓是大姐最大的骄傲。杨奇在家庭追思会上送别大姐时说:“我同你结为夫妻,相亲相爱七十三年,我和你一样,感到十分幸福。你曾经多次讲过:我们这个大家庭,是一个民主、和睦、幸福的大家庭;父母子女之间、夫妻之间,互相爱护,互相尊重,互相支持,非常难得。今后,我们会努力保持和发扬这种良好的家风,请你放心。”

  陈梦云大姐为人善良,乐观豁达。她对人的生死有着从容客观的认知,认为死亡是自然规律,既然人是本能地哭着来到世上,就更应理智地笑着离开人间。大姐夫妇早在2012年就立下遗嘱:“当我俩病危处于‘油尽灯枯’之际,请勿再作无效的抢救,以免浪费社会资源。”“一不要举行任何告别仪式,也不要在家中设置灵堂,只由子女在事后将我俩这份遗嘱印发亲友便可。二不要保留骨灰,既不要占用银河革命公墓地方,也不要存放家里,可由子女将骨灰送往白云山麓永泰村思园,埋入树下,作为绿化肥料;或带去南沙,撒入珠江,流向大海。”遵从她的遗嘱,丧事一切从简。大姐用遗嘱为她朴素无华、大公无私的思想做了最动人的诠释。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8712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