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一信一电总关情

来源: 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          发布时间: 2018-04-16

一信一电总关情

社工部 王瑞光

  不知不觉间,来港工作已6年多了。很多时候谈及我的工作,总会引起内地或香港朋友们的好奇,有的叹“香港也有信访?!”有的问“信访处?我在香港这么久都没听说过,你们都干什么呀?”……

  香港中联办有信访处?答案是当然有也必须有。信访工作是我办履行“反映香港居民对内地的意见和建议”职责使命的重要方式,早在新华社香港分社时代即有前后数十名前辈为此默默奉献。为把这项工作做得更好,2005年我办正式设立信访处,至此香港朋友有了更为便捷的沟通窗口和平台,我们也有了更多倾听市民心声、服务香港朋友的机会和空间。

  云中谁寄锦书来

  信件自古就是陈情达意的载体,在当下也是我们工作的主要客体。我们每年处理来信3000余件,其中,有提出意见建议的,有反映困难诉求的,每一件都饱含着香港朋友对国家、对香港的深情和对我办的信任与期待。最令我难忘的是2014年非法“占中”期间的市民来信。当年9月28日到12月16日短短80天,我们即收到香港朋友来信近500件,有专业人士,有退休教师,还有宗教界人士和原居民,他们或呼吁坚持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支持政府和警方依法清场,或谴责非法“占中”策划者和组织者、要求予以严惩,或抨击个别媒体蓄意误导公众,或提出各种应对事态的意见建议,每封来信侧重点虽不同,却共同表达出对国家强大的骄傲与自信,对香港现状、未来的关切和尽快扭转乱象的迫切愿望。

  其中,不少长者朋友的来信是手写的,从字迹的变化我们可以清晰感受到他们情绪的起伏,那些力透纸背和笔画曲折之处的激情,那些“我们以香港为根,实应团结一致,绝不上山姆大叔的战车”的语句,足见前辈们对香港的深情厚谊,至今读来仍令人感动、令人振奋。

  一线相知无远近

  与处理信件同等重要的是接听来电。实践中我们每年接听电话3000余个,透过电话对香港朋友提出的问题、意见或诉求作出即时指引和回应往往事半功倍。这项工作听着简单做起来可不容易,没人知道下一个来电是风和日丽还是电闪雷鸣、是宏观意见还是具体诉求,想处理得当,经验积累和时间打磨二者必不可少。当然,对于来自北方的我,首先还是得过语言关。刚来港时学粤语热情很高,可白话的发音和语调都难到听不懂,更别说讲了,学习也变得有一搭没一搭。

  直到半年后,一个香港朋友电话里“这是香港,你不会广东话来这里做什么!”的批评,让我惭愧也让我警醒。再战粤语,从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日常用语到“食得咸鱼抵得渴”的俗语,从慢慢听得懂到一句话断断续续往外蹦,我只用了半年时间。这一过程中,我要感谢周围同事们的悉心指导,更要感谢所有来电的香港朋友给予的包容和鼓励。

  后来很多时候,虽说广东话仍说得不地道,但我以“我的白话讲得不太好”表达歉意时,香港朋友总会以“我的普通话也很普通”善意回应,于是电话两端默契一笑……这样真好,您有信任,我有真诚,何愁距离远近。

  纵使相逢不相识

  协助反映香港朋友在内地遇到的各种困难和诉求是我们的核心关切,每每看到香港朋友在内地的合法权益得到维护或意见建议得到积极回应,我们都由衷地感到高兴。2014年2月,香港朋友曾女士向我办反映其内地房产纠纷执行款项迟迟无法执行事宜,其后其女儿徐小姐再次致信我办领导,称家里笼罩着抑郁、忧伤、令人窒息的气氛,发展商应返还的款项是姐弟三人海外读书的学费和生活费,如果拿不到,他们只能辍学。

  孩子们的未来和命运深深触动了我们的心,我们先后5次向内地有关部门反映,经各方共同努力,曾女士于当年10月拿到执行款人民币100多万元。12月底徐小姐专门从英国寄回信件,告知“家中乌云散去,姐弟三人在他乡安心读书,万分感谢贵办救我全家人于水火之中……”

  在我们信访处里,珍藏着数百封这样的感谢信和数十面锦旗、牌匾,而实际上,我们与绝大多数故事里的主人公素未谋面。

  正如前辈张锦雄同志所说,“我们做信访工作的,别问值不值,要问我们做了多少、还能再做多少;在这个岗位上,你我姓甚名谁并不重要,大家知道中联办就好!”

  纵使相逢不相识,又何妨?真诚服务,初心如故!

  Here,we are always on line!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8511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