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30+,我邂逅了香港

来源: 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          发布时间: 2018-03-12

30+,我邂逅了香港

经济部 王东升

邂逅香港才发现,这里最美的风景是人。(图片来源:文汇报)

  今年跨年前后,朋友圈里掀起了一波秀18岁照片的风潮,突然意识到00后已经18岁了,原来被“老一辈”嗤之以鼻的80、90突然“佛系”了。时代的车轮总是毫不留情的推着我们向前走,让一部分人被碾压,更多人则留下了印记。

  对于我们80后来说,我们曾在奔三的道上一路狂奔,现在不折不扣地走在奔四的路上。对于我们的认知,似乎过了三十岁,就逐渐只剩下身材走样,皮肤粗糙,眼角下垂,女生变做家长里短的大妈,男生得面对随着年龄日益增长的肚腩,成为年轻人口中的“油腻”一族。但是,30+,真的有那么糟吗?

  30岁之前,我以为自己会在20岁选择的城市里一直待下去,这里有熟悉的烧烤摊儿,有喝酒吹牛的兄弟,也有妻儿的陪伴。没想到30岁的时候,我竟然换了一个城市,在香港开启了全新的历程,也让我对生活有了新的认识。

  香港似乎也是一个围墙:墙里的人想出去,因为太挤了,太贵了,太累了;墙外的人想进来一探究竟,香港真的衰落了吗?香港真的人情淡薄吗?庆幸的是,在香港认识的人,经历的事,让这个城市对我而言逐渐有了宽度,有了深度,更有了表情,有了温度。

  这是一个没有“年龄感”的地方,社会对三十岁仍然充满了期待。三十而立,要成家立业有所作为,还有七大姑八大姨的轮番轰炸,虽则如此,身边那些30岁+的朋友们,依然能把生活过得无比精彩。见过工作之余读完双硕士考了“一身牌”傍身的,紧张工作以外还能把爱好作为第二份事业写公众号做平台成为一个“斜杠青年”,也有辞职去欧美读书游历只为探究人文和社会的,还有利用假期不为名利去做人道主义志愿者只为还原一个真实的世界的,这些都是我朋友圈里的三十岁之光。更不要说70岁的澳籍香港大叔为了开拓国内市场,请北大中文毕业生做普通话老师从拼音学起,握着我手说,“小王啊,我煲冬瓜(普通话)不好,但是better late than never喔!”

  这是一个充满了“生活家”的社会。上至老伯下至孩童,大家对这个世界依然上瘾,充满好奇。周末的行山径都是三两成群的行山爱好者。我惊讶于香港有40%的土地仍作为郊野公园供市民休憩使用,散布在海上的离岛,每一个都有不同的味道。我初时纳闷,怎么香港同胞无论见到什么都会说“好得意呀”,后来等我行山见到野猪,市区的火烈鸟,水塘边的猴子,我也不自觉的说了句,“好得意呀!”街市的大妈总喜欢和你多聊两句,告诉你不时不食,什么食材怎么处理,再顺手送棵小葱。香港人还喜欢用符号寄语美好的期望,比如年夜饭里总是少不了发菜蚝豉(发财好事)这道菜,生菜打底放上发菜和蚝豉,希望一年生财发财,小朋友开学的书包上也要挂棵葱和芹菜,希望新年聪明勤奋。每当见到此刻,总要会心一笑。

  这是一个从政府机构到公司员工都可以承认错误及时改正的社会。从高铁的“一地两检”到港交所对于新经济公司、同股不同权的承认和上市改革,让评论文章都要冠以“错过的幸福要弥补回来”的标题,有这样的政府和监管机构,我相信香港金融行业的光辉会继续闪耀在香江两畔。玛嘉烈医院输错血事件后,医院检讨事件经过,而且对犯错护士提供心理辅导,有这样的处理方式,我相信这个社会绝大多数人会更加负责担当。曾经打错的一手好牌,痛失科技创新独角兽在港发展的机遇,但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推进,我相信香港会在与不同城市的碰撞中产生新的化学反应。

  香港回归祖国也进入了奔三的行列,让我更期待香港新的十年,不仅风采浪漫依然,且将更加璀璨耀眼!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827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