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我所认识的饶宗颐教授

来源: 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          发布时间: 2018-02-25

我所认识的饶宗颐教授

协调部 郭亨斌

饶宗颐先生被誉为“国际瞩目的汉学泰斗”、“整个亚洲文化的骄傲”。(图片来源:香港文汇报)

  2月6日早上,惊闻饶宗颐教授辞世的消息时,我一度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回想上个月25日晚,饶宗颐学术馆为祝贺饶公(年轻一辈都习惯这样尊称饶教授)“荷花书画”专题巡回展圆满成功,举办了“2018莲莲吉庆”春茗活动,当晚饶公在寒冷天气下莅临出席,见他精神奕奕,大家都为之感动和欣慰,但没想到这竟是最后一面。

  记得初次见到饶公,是1999年我刚来港时,在跑马地旧办公大楼的门厅,他由小女儿清芬姐陪着。面对这位蜚声国际的汉学泰斗,当时我没敢上前同他打招呼,只是想到这位正好年长我半个世纪的同乡前辈,实在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因为在国学领域,早已有“南饶北钱”的盛誉。

  2007年,幸得香港潮州商会林枫林秘书长的引荐,一起到跑马地住所拜访了饶公。饶公见我一副文弱书生样,便与我聊起了他出版不久的新作《汉字树》。他讲到汉字起源的多元性及原始汉字的演化进程,讲到文字、文学、书法艺术等多方关联而构成汉文化的独特之处,等等。当时他怕我听不懂,还拿笔写写画画作讲解。他的认真、耐心、细致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想不到这样一位国际汉学界公认的“业精六学、才备九能”的大家,对才疏学浅的后辈如此谆谆施教,且极为平易近人,不但让我获益良多,也非常令我感佩景仰。

  此后,我与饶公常有交往。有潮汕友人时不时于周末邀约饶公一起喝茶,他常常叫上我作陪。饶公目含慈意,长眉奕奕,温雅谦和,行谊可师,他对后辈勉励有加,还先后欣然为我多本摄影、书法拙作惠赐题签、题写书名,让我深感荣幸。饶公这份奖掖后学之高德风范,势将成为鞭策我等后辈不断学习之不竭动力。

  饶公不仅治学严谨,孜孜追求,还是一位令人敬重的慈善长者。给我印象最深的是,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饶公心系灾区人民,挥笔书就“大爱无疆”四字,为灾区筹得善款500万元;2010年他在敦煌举办画展及庆贺九十五华诞之际,得知甘肃舟曲发生特大泥石流灾害,他当即将香港各界为其贺寿的160万元捐赠灾区。

  善心必有福报。听清芬姐讲,饶公辞世当晚,还同潮汕友人喝茶聊天到十点多钟,才洗漱上床休息,睡前还指着衣柜上印有其头像的挂历对清芬姐说:“你看他正在对着我笑哦!”之后便一睡再也没醒来。饶公走得如此轻松,无病无痛,无牵无挂。

  还听清芬姐讲,饶公生前最后所书是“忠言”二字,这正正印证了饶公诗句“万古不磨意,中流自在心”所饱含的时代精神。今名士陨落,但饶公的治学精神及其对后世的影响,必定像南京紫金山天文台2011年10月所命名、行走在浩瀚宇宙中的“饶宗颐星”一样,永远闪烁在历史的天空。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8167041